王健林撒手不管了?大連萬達回應:沒有對王思聰債務提供擔保

時間:2019年11月15日 08:46:41 中財網
  原標題:王健林撒手不管了?大連萬達回應:沒有對王思聰債務提供擔保
  11月14日,據外媒援引知情人士稱,大連萬達集團高層在香港召開的會議上表示,公司對董事長王健林之子王思聰任何債務均未提供擔保,與其控制的企業也沒有任何資金往來。

  上述高層并稱,大連萬達有2.5億美元外債額度,萬達商業有10億美元外債額度,將分別于明年4月和3月到期。這可能是萬達第一次公開回應王思聰的債務問題。

  之前王思聰被曝普思資本股權遭法院凍結、強制執行金額高達1.5億時,就有評論稱:區區1.5億元,在王思聰這里就不是事兒。

  原因很簡單,王思聰是王健林唯一的兒子,而王健林曾是背靠萬達手握千億資產、中國TOP5的頂級地產大佬。

  這次萬達的發聲,不知是否可以定義為:王健林真的撒手不管了?王思聰必須要對自己的債務負責了。而這筆債務,遠遠不知1.5個小目標這么簡單。

  缺口可能高達20億元?!

  王思聰“闖大禍”?

  10月18日,王思聰持有的普思資本股權遭法院凍結;兩周后,他列為被執行人,金額高達1.5億元;11月9日,因普思資本旗下網絡男主播的訴訟,王思聰又被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不得乘坐飛機、軟臥、高鐵。

  雖然不知道平時都是坐私人飛機出行的思聰,到底會因限制令受多大影響,但這毫不妨礙他近期密集地登上熱搜頁面。

  而這一切的背后都源于一個案子,就是熊貓直播。

  起因大家都知道了,2009年,王健林拿出5個億給王思聰“試水”,做不成就乖乖回萬達繼承家業。當時,王健林曾說過,在中國的富二代里,王思聰是比較有商業頭腦的。

  最開始王思聰是做的不錯,拿著王健林給的5個億,成立了普思資本,開始了他的投資生涯。2013年,普思資本拿出400萬美元,獲得云游控股1.05%股權,后者登陸港股時市值一度超過90億港元,普思資本憑此一案,賬面瞬間盈利超過2倍;
  同時,普思資本還投資過先導智能、九好集團、樂逗游戲,后者上市都讓王思聰賺取了不菲回報。

  有媒體統計,2015-2017年是普思資本投資高峰,累計投資48筆。

  2016年普思資本入股英雄互娛,在借殼新三板后英雄互娛估值一度沖到了200億元,普思資本在短短半年內賺了5181萬元,收益率高達65%。

  同時,普思資本還作為基石投資者投資了殯葬企業福壽園,后者已在香港上市。

  有機構統計,在王思聰遭遇債務糾紛與限制消費前,普思資本投資規模超過30億元,按相應投資企業的股權價值估算,王思聰身家一度達到63億元。

  單看早起的投資歷史,王思聰無疑做的非常成功。但轉折點也很快出現了。2015年7月,王思聰正式創辦成立熊貓直播。

  2015年熊貓直播虧損約5000萬元,2016年虧5億元,2017年虧8億元。而與之相對應的,卻是為了給熊貓直播造勢,王思聰花2000萬簽下韓國女主播尹素婉,同時還斥資2億簽約韓國女團EXID和T-ara,引來無數網友圍觀。

  2018年,熊貓直播沒有公布虧損數據。但很快就陸續傳出拖欠薪資、資金鏈緊張等傳聞,并數度傳出將“作價賣身”,但最后都不了了之,據媒體報道,高達7億元的負債是熊貓“賣身失敗”的重要原因。而在瘋狂燒錢的背后,熊貓直播也一直在融資。

  自成立起,熊貓直播迄今共有五輪融資記錄。

  2015年11月,熊貓直播獲得北京君厚澤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和源石資本兩家數百萬天使輪融資;
  2016年9月完成由樂視網領頭的6.5億元A輪融資,其間,360于2016年11月戰略入股熊貓直播,2017年5月接連完成A+輪和B輪融資。

  其中B輪融資規模更是高達10億元人民幣。但至此,依賴燒錢生存的熊貓直播再也沒能成功引進新的一筆融資。

  而為了實現B輪融資,王思聰也是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根據媒體的報道,事后披露出來的某只單一投向熊貓TV的股權投資產品材料顯示,當時為了拿到融資,王思聰承諾了年化12%的回購權。

  該產品成立于2016年12月,備案于2017年3月,為針對熊貓直播B輪的股權投資產品。同時還爆出,B輪融資還是按A+輪融資的估值水平不變。

  某單一投向熊貓TV的股權投資產品宣介材料
  也就是說,一旦公司虧錢乃至倒閉,王思聰必須以年息12%的價格,回購投資方的股票。

  雖然不知道王思聰是和所有股東都簽署了12%的保底協議,還是只是和個別股東簽署,但熊貓直播匯總起來的債務,至今就近20億元。這其中包括7億元的負債、10億元的B輪融資以及年息12%的保底成本。

  如果是之前幾輪融資也簽有保底條款,那匯總金額可能近30億元。而這個窟簍,就遠遠不止1.5個小目標這么容易解決了。

  王首富“撒手不管”只因自身難保?

  為什么老王不出手相救呢?也許不是不愿意,而是王健林這幾年也自身難保。

  2017年7月,王健林出售13個文旅項目給融創孫宏斌,套現438.44億元,旗下的77家酒店打包賣給了富力酒店,套現199.06億元。

  同月,柳南萬達廣場、棗莊萬達廣場、鹽城萬達廣場及焦作萬達廣場等四個商業廣場的100%股權相繼被出售。

  萬達開啟了大規模的降杠桿之路。

  隨后,騰訊聯合京東、蘇寧、融創等共同組成的財團投資340億元收購萬達商業14%股份;萬達電影宣布以總價77.94億元出售12.77%的股權,阿里巴巴、文投控股入局;同月,萬達還出售了體育集團旗下的海外資產——馬德里競技俱樂部17%股權。

  隨后,萬達陸續清空了英國、澳大利亞、美國、西班牙等多處海外資產,接著又出讓了萬達文化管理100%股權。

  從買買買到賣賣賣,王首富低調了很多。

  而從萬達官網可知,近半年來,王健林參加了近50次的會見。最多的是會見企業領導或賽事主席等,此外是省市領導們的會面。其中會面、活動多以文旅、體育、金融為主。

  行程的密集程度也相當嘆為觀止。可見萬達的艱難轉型仍在路上,而王健林雖然身居高位,也沒有時間停歇。

  而兒子王思聰的困局,也許只有他自己能解。

  2019年11月11日,普思資本掛出了“出事”后的首份聲明,聲明中寫道“王思聰之所以被列為被執行人、限制高消費報道,是因為熊貓TV倒閉而引發的投資糾紛。”

  同時表示,王思聰目前正在全力應對,已有解決方案,并且“我們完全有能力盡快自己解決問題”。

  有人戲稱,別人是條條大路通羅馬,王思聰出生就在羅馬。相對眾多的富二代“坑老”、“撒錢”,做了諸多成功投資案例的王思聰口碑還是相當不錯的,也希望他能度過難關。
  .證.券.時.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山西十一选五胆拖一览表